::: 關於紙教堂 | 紙教堂的重生 | 新故鄉之友 

 

 



:::

關於紙教堂

見學概念

桃米位於南投縣埔里鎮,是中潭公路旁的小山村。
九二一地震後,桃米在政府、學界、
愛與互助社會、社區居民及非營利組織的跨界合作下,從豐沛的家園山水出發,循著教育學習—觀念改變—行動實踐的策略,朝向生態村的願景而努力。
 


   桃米的魅力,繽紛而深邃。在這裡,您可以擁抱生態——白天欣賞蜻蛉天空漫舞;入夜,與青蛙王子在溪澗相遇;更深露重時,造訪山林裡的生態民宿,換來一夜好眠。
    您也可以懷著理念與探索,聆聽震後重建的社造歷程,追尋台灣農村轉型的軌跡,感受這片土地上人們的堅毅與活力。 又或者,只要帶著一顆單純的心,在桃米的鄉野自在漫遊,讓心靈在自然間解放、休憩……

    見學桃米,將引領您深入大自然的寶庫,徜徉山林田野,並見證台灣鄉村的魅力!
 

紙教堂的重生

1.紙教堂的誕生

   1995年1月17日,一場芮氏規模7.2的阪神‧淡路大地震,造成日本神戶市6萬7千多棟房屋全毀,4千5百多人罹難,地震和隨即而來的大火,讓長田區的野田北部9百戶中有70.4%的房屋全毀,轄區內的鷹取教會也被燒得只剩下一尊耶穌像。
   地震的慘烈災情,經由媒體的傳遞,不斷地放送到日本各地,撼動了眾人的心,超過100萬名志工投入災後的救援與重建工作。當中家住東京的坂茂建築師,看到許多的醫師、護士、NGO組織在災後的第一時間紛紛趕到現場,投入救災的工作;坂茂自問:「身為建築師的我,究竟能夠做什麼?」
    一月底,坂茂前往滿目瘡痍的野田北部,找到了鷹取教會。為了讓集結教會的志工們能有更理想的工作環境,坂茂主動跟神田裕神父提出:可以運用紙建材輕巧、組裝迅速的特質來興建「紙建築」的構想。
阪神大地震時,日本神戶鷹取教會被燒得只剩下一尊耶穌像。
1995年的阪神大地震,重創日本神戶市。鷹取教會被燒得只剩下一尊耶穌像。
 
建築師 坂茂
建築師 坂茂
  神田裕神父一開始婉拒坂茂的建議,並告訴他說,在社區還沒重建完成以前,並沒有重建教堂的打算。坂茂雖掩不住失望,但只要事務所的工作一有空檔,就往神戶跑;其後,在「為社區居民打造一處集會所」的理由下,加上坂茂願意承擔籌募1千萬日圓的興建經費及義工的招募,終於取得神父的首 坂茂所設計的紙教堂,外牆是採用玻璃纖維浪板構築而成的長方形,內部則是長5公尺、直徑33公分、厚度15公釐的58根紙管,建構一個可容納80個座位的23日,紙教堂終於動工,在義工和社區居民、教友的無私付出下,在震後八個月的9月17日舉辦完工典禮,義工們並將此新建物取名為「Paper Dome」。
    集會所和教堂雙重身份的紙教堂Paper Dome,是震後重建過程中人與人之間的橋樑,這裡也被稱為是社區營造、交朋友的地方。從震前一處單純的教會到震後共集結了9個關心老人、兒童、婦女和推動多元文化的法人團體「鷹取社區中心」,紙教堂Paper Dome是神戶震後社區重建重要的精神標的物,以此為基點開啟教會、社區、NPO跨領域的合作,為多元共生的理想催生、邁進。
紙教堂兼具教堂與社區集會所的雙重腳色
紙教堂兼具教堂與社區集會所的雙重腳色。
PaperDome
紙教堂跨越宗教,是做社區營造、交朋友的地方
紙教堂跨越宗教,是做社區營造、交朋友的地方。
 


2.移築台灣

  1999年的9月21日,一場芮氏規模7.3的大地震襲擊台灣中部,短短102秒的晃盪,造成地毀牆摧,生離死慟,瞬間夷平了許多家庭的天倫夢,而位居台灣地理中心的埔里鎮在這一場地震中共有6,206棟房屋全倒,205位鄉親罹難。

  921大地震,讓我們見識到毀滅的力量與無情,但也看見重生的堅毅和人與人之間那份愛與互助。在震後的第六天,日本「神戶元氣村」的義工們,就趕抵埔里,進駐在謝緯紀念營地達數月之久,與台灣的志工投入搶救、搭建組合屋等行列。而日本的學者、NGO組織也紛紛前來,分享他們的重建歷程與社區營造的經驗,建立彼此跨越國界的珍貴友誼。
 
阪神地震十週年台灣和日本震災地市民於紙教堂舉辦交流會
阪神地震十週年台灣和日本震災地市民於紙教堂舉辦交流會
    2005年1月,受邀參加阪神地震10周年紀念活動的新故鄉基金會董事長廖嘉展,與台灣921地震重建區的社區夥伴造訪野田北部時,社區居民在Paper Dome舉辦台、日震災第市民交流會時,得知隨著復興的步履,紙教堂Paper Dome計畫拆除移建,在他上台致詞時,突然迸出:「當Paper Dome功成身退之後,能不能將它移築到台灣,作為台灣和日本在社區營造及地震社區重建的交流平台?」此舉,意外開啟了Paper Dome台灣再生的契機。
  其後,日方成立了Paper Dome台灣再生計畫執行委員會,並透過教會信徒、NPO組織鷹取社區中心以及野田北部社造協議會等網絡籌措Paper Dome的拆解、海運資金,總共超過400人響應。

 

    2005年5月29日,Paper Dome舉辦完最後一場彌撒後,就進行解體作業,正式劃下十年來在神戶的休止符。「Paper Dome竟然可以成為台灣跟神戶連結的重要象徵,這是令人感到高興的。」一手看著Paper Dome從興建到拆除的神田裕神父說。
  2005年5月29日,Paper Dome舉辦完最後一場彌撒後,就進行解體作業,正式劃下十年來在神戶的休止符。「Paper Dome竟然可以成為台灣跟神戶連結的重要象徵,這是令人感到高興的。」一手看著Paper Dome從興建到拆除的神田裕神父說。她的拆解簡單而迅速,連同打包只花了五個工作天,而新故鄉基金會也派員參與拆解作業,詳細紀錄相關細節。6月23日,貨車依序將所有的物件運送到神戶港,搭乘「國家號」貨櫃船前往台灣。
 
拆解作業 拆解作業
拆解作業 建材裝入貨櫃
拆解作業與建材裝入貨櫃
 

3.千人立柱

  Paper Dome的再生,歷經一年的規劃、一年的申請作業,在附屬設施日趨完工之際,2008年1月25日,「新故鄉」舉辦了「千人立柱」活動,從澎湖、花蓮、台北、台南……超過1千位前來參與立柱活動的朋友,紛紛齊聚在Paper Dome新故鄉見學園區工程現場。
  九點,鏗鏘的樂音響起,來自雲林崙背的貓兒干北管團為千人立柱活動,拉起了序幕。山丘上義工們和一群空手道少年,正準備搬遷紙管;埔里守城聚落噶哈巫平埔族的長老們以母語吟唱,祝福Paper Dome的動工;而神田裕神父則依天主教的儀式,給予Paper Dome深深的祝福。
  
 
千人立柱
  千人立柱
立柱前神田裕神父依天主教的儀式,給予Paper Dome深深的祝福,以及當時千人立柱的盛況。
  當日月潭明潭國小戰鼓隊擂起陣陣振奮人心的鼓聲,一根根的紙柱,從山丘上接力傳下,無論老少,掩不住滿臉的興奮,見證Paper Dome的再生工程。
    在桃米長年推動生態教育的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前副主任彭國棟,欣喜地說:「Paper Dome的再生,讓桃米生態村從此有了一個新的人文性地標,社區不論在生態、社造、人文等都會產生更多面向、更多新力量。」
千人立柱
  千人立柱
加油!一起立下紙柱,讓在台灣再生的紙教堂將持續做為震災社區經驗的交流平台。
    「新故鄉基金會是『向天借膽』才敢擔負起這樣的責任。」畢竟2200萬的興建經費,單靠在地NGO的力量,促成Paper Dome在台灣的再生,是一項艱鉅的任務。
跨越宗教與種族,要為多元共生的理想繼續邁進
跨越宗教與種族,要為多元共生的理想繼續邁進
 
開園前夕天主教和基督教長老教會於紙教堂舉辦聯合祝福禮
開園前夕天主教和基督教長老教會於紙教堂舉辦聯合祝福禮
 

新故鄉之友

我們深信:「台灣社會是可以改變的」,愈多的關注與行動,必能讓她煥發新的風采! 1999年「新故鄉」自創會以來,凝聚了一群懷抱理想的工作者,與許許多多的社區夥伴共同投入社區工作,建立跨領域的多元合作模式,為山農村的轉型尋找可能。為了讓家鄉更具魅力,讓台灣更有活力,讓生活在這片土地的人與後代子孫能懷抱幸福,需要更多的社區和年輕工作者的投入。
新故鄉之友
  「新故鄉」敬邀您以具體行動,與我們擎起這夢想的支柱,您的每一分捐獻,都是厚植我們母土家園改變的養分,也支撐著懷抱理想與使命的非營利組織,可以持續地走下去。 「新故鄉」敬邀您與我們用行動守護大地,在勞動中擴大綠色的版圖,讓更多的溼地孕育繽紛的生命,讓萬物在自然中,適所,快活。
※點此詳見捐款辦法

新故鄉之友
         
回到前面